辉山乳业 暴跌 背地 一年成本支出5.05亿元_曝光台_新

来源:http://www.btplive.com 作者: 2017-03-31 23:23

星岛环球网消息:一场幅度为85%的股价暴跌,将辉山乳业的财务问题显现在民众眼前。

3月24日上午11点左右,在港上市的辉山乳业股价在毫无征兆情形下突然跳水大跌,盘中最大跌幅90.71%,午盘收盘跌幅略有收窄,股价报0.42港元/股,跌幅85%。1小时内,辉山乳业市值蒸发322亿港元。随后,辉山乳业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履行官杨凯否认,公司资金链已断裂。

快速发展确当面,是资金压力始终增加。为打造从上游牧场养殖到下游奶品加工的全产业链模式,辉山乳业上市以来的3个完整财年,用于厂房设备、土地、购牛等的资本开销达到106.67亿元,远超其2013年在港上市时78亿元的募资额。

3月26日,新京报记者拜访了辉山乳业位于沈阳的老厂、新厂跟康平投资项目看到,康平名目已有多处长满荒草,未见施工迹象。

辉山乳业康平项目多处“疑似停工;

辉山乳业在沈阳的地位,从当地出租车司机的态度就能窥见一斑,当提到要去辉山乳业时,就有出租车司机主动提及公司近日遭遇。

3月25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在辉山乳业团体注册地,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大巷101号所在的厂房外看到,厂房周边用简易的铁丝网围着,抬脚就能跨从前。厂区内一处库房门口贴着“库房重地,闲人免进;的字样,透过门缝,库房里面则空荡荡的。一个铁门上贴着“成品库;标志的仓库也一样是空的。

一位辉山乳业前员工吐露,这是辉山乳业的老厂,该公司搬到了新城,在那边建立了新厂。老厂门口的保安表示,该处仍然有人员办公,只是今天是周末,无人上班。

辉山乳业位于沈北新区虎石台大巷120号的新厂里面,停放了大略50辆贴有“辉山乳业;广告字样的厢式货车。新厂门口的保安拒绝记者入内,表现周末领导不上班。

一位自称在辉山乳业旗下一家养牛场工作过的前员工介绍,其家人也在辉山乳业上班,目前辉山乳业内部工资发放已经不之前那么及时。

3月26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北部的康平县,据沈阳日报报道2013年,辉山乳业曾在此投资88亿元,建设全产业链乳品工业集群综合项目。但新京报记者看到,除了位于海洲乡内的一座奶牛养殖场在运行外,其余两处的项目,均未见施工迹象。

沈阳日报报道,康平项目盘算动工时间为2014年4月,工程竣工时光为2016年10月。

康平县政府网2015年2月发布信息称,辉山乳业集团在康平的具体建设内容为:古代化标准奶牛养殖场40座、年产6万吨的婴儿配方奶粉厂1座、年产20万吨饲料加工厂1座、年产26吨液态奶厂1座、沼气稀释厂10座、加气站4座以及24万亩高效农业种植项目等。

3月26日下战书,新京报记者看到,位于康平县胜利乡八家子村的一处工地,立着一个钢筋大棚的框架,工地上隔一段有一条水泥铺成、宽约1米的路,旁边围着的细钢筋已经锈迹斑斑,枯黄的茅草超过10公分。据当地居民介绍,这里就是辉山乳业位于康平的项目。

工地周边,围墙只建起了一局部,一座黄色的三层小楼破在工地一侧,屋内未进行装修,甚至门也未安上。工地旁边一位当地人先容,“该处已经停工快2年了。;

在康平县经济开发区内,当地居民介绍的辉山乳业集团的一处工地,同样未见施工迹象。一位附近的居民介绍,该工程停了约一年半。

工商信息显示,在康平经济开发区内,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了一家康平优品农牧饲料有限公司,于2014年3月成破,注册资本为3.6亿元。3月26日晚上,新京报记者来到康平开发区内,透过车灯,工地上竖立着“辉山乳业中国乳品城;字样的红色大门框架,大门的背地,则是一座由白色的移动隔板搭架的两层简易房,透过大门看到,简易房多处破损,大部门的房间已经没有门和窗户,无人居住。

当地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三处对于辉山乳业集团的投资名目,只有位于海洲乡的一处奶牛场,已经运行。

3月26日傍晚,新京报记者在该养牛场看到,一座三层的小黄楼伫立在薄暮降临的平原上,起初,有8个房间的灯亮着,但过了5分钟,只有4间房亮了灯,两位工作职员骑着摩托离开。后面,是一排排蓝色顶棚的养牛场。

记者以路人的身份,从该处的保安那里理解到,该养殖场属于辉山乳业。该保安称,里面养有牛,但数量不久。当询问负责人时,该保安称出去开会了。

对康平项目的情况,辉山乳业负责人表示停牌期间不接受采访。

股价暴跌引发债权问题

3月24日,在港上市的辉山乳业股价一小时内暴跌85%,市值仅剩56.6亿港元。实际控制人杨凯、葛坤夫妇则一天财产额蒸发209亿元公民币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辉山乳业是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乳制品公司,业务波及草料种植、奶牛养殖、液态奶和奶粉的生产及销售,于2013年在香港上市,总部位于辽宁沈阳。

根据Wind材料,截至2016年12月19日,杨凯与其妻子、辉山乳业实行董事葛坤共持有98.67亿股,持股比例达73.21%,为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。

新京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在股价暴跌前的3月23日,辽宁省有关部分组织召开对辉山乳业债务工作会议,恳求银行跟其余金融机构不要抽贷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,争取两周当前恢复付息才干,到处当前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。这也象征着,辉山乳业目前正面临债权危机。据媒体报道,牵扯其中的银行等金融机构,多达数十家。

据财新3月25日报道,在辉山乳业债务工作会上,辉山乳业实际操纵人、董事长杨凯否定,公司资金链断裂。但他宣称,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策略投资者,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,解决资金问题。

来源:中国青年网